壹壹壹明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路明非】


路明非对“血之哀”有着莫名的感觉,原来龙族也他妈像个文青一样这么的多愁善感吗?印象里孤独明明是某个初二生经常挂在嘴边的字语就像他们认为骂一句他妈的就很了不起一样。再者说龙族看不起混血种,人类排斥不接纳混血种,最无辜的种族像卑微的蚂蚁在夹缝间生存。卑微?大概没人这么认为,所有种族大概都是认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那又如何呢,与我何干呢。
路明非面无表情垂眸扫过芬格尔手中印有老大和诺诺的照片的纸上,停止漫无目的的神游目光随之焦距在黑体印刷字上“结婚申请表”。
“哦。”开口发出无意义音节后转身走出宿舍,在身后轻轻扣上门。
说不清胸腔积液一股什么情愫,就是感觉我的麒麟臂要控制不住了。路明非扯起嘴角想挤出一丝笑容,却觉得面部僵硬得像在冰柜里躺了很久的咸鱼。他抬起手按在心口处,这种感觉就像从某个看不见的深处被剖开一条口子,黑暗如浓稠墨汁喷射涌出逐步吞噬他的心脏。大概是名为孤独的黑暗,路明非自己却没感受到,只觉得突然抬手的这个动作让他感觉像个柔弱的少年。靠,这动作是三流小言的小白女主吗?
路明非心里好像装满了人,熙熙攘攘走一步就撞到一个,又或者空无一人,面对一片荒芜的绝望之感就想汪洋上独自漂流的少年派。
他最终在走廊尽头放弃拉起面具肌肉,耷拉着眼角微驼背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
他无精打采地念念有词道很久没追番了,这次得一次性看个够啊。
路明非垂下头,刘海三三两两落下遮住双眼。孤独?拜托,像我这种屌丝还知道孤独?出任务在外有师兄照着,安静陪妹子吃顿饭装个逼;学校有个老大罩,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啦。嘿,唯一敢欺负我的红发女巫也要嫁人了,彻底没了校园暴力的隐患了哈哈哈。
为什么,一点也不觉得开心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