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壹壹明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凌澄】长长久久

*又名「尝尝舅舅」(?
*长短不定,是否有第二回不定,时间轴有私设,主凌澄,副忘羡。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1.
      七岁的某一天,金凌坐在房间后回想了自己着短短几年的经过。
      金凌对于襁褓里的零散记忆,终究只留下只言片语。阿娘低声吟唱的安眠曲,阿爹秦笑的眼神,以及舅舅哽咽中刻意放轻的温柔声,“你还有我呢。”
      这些最深刻的记忆片段里,只有舅舅一直在他身边。他眨眨眼望向一旁推门走进来的江澄,双臂张开糯声道:“舅舅,要抱抱。”
       江澄道:“金凌,你再穿着鞋上我床我就打断你的腿。”
2.
      话虽如此,江宗主还是撇撇嘴象征性给金凌一个怀抱,彼时的金凌尚小,不辨真假,哆嗦着道:
“舅舅你好,舅舅再见。”
3.
       江澄不是没有恨过魏无羡,这种情感在他独处一室思念家人时,远观门下弟子归家喜悦神色时十分浓重,尤其在为金凌换尿布时几乎是咬牙切齿。
       伴随金凌渐渐长大,这种感觉犹为显著,每日都听弟子报告“宗主,今日金公子摔了一块砚台”“宗主,金公子抢了一门生的书籍”“今日金公子……”
       江澄觉得他遇到了魏婴再世。
       江澄说他迟早要打断金凌的腿。
4.
       “宗主,今日金公子……”门生气喘吁吁推门而入。
       “又怎么?”江澄手持毛笔略沾墨色提笔欲书,面不改色启齿象征性问道。
       “从树上摔了下来。”
       江澄手腕一顿落下墨点,搁笔起身出门走向金凌屋子,屈指攥拳拇指下意识摩挲指间紫电。
       金凌,你敢出事我就……!
5.
       “我不管,我要吃莲藕排骨汤!”
       金凌嘶着嗓子喊出声,恰逢江澄推门步入屋内,金凌瞬间噤声眨眨眼望向黑着脸一步步走进的舅舅。
        “……舅舅,真巧。”

评论(4)

热度(58)